🔥六合踩-腾讯网

2019-09-21 05:27:39

发布时间-|:2019-09-21 05:27:39

(小洋在跳舞吗?哈哈)从瑶族村开始一直都是比较平缓的山路,路况相对比较好走,经过两个小时路程来到了上斜村,过了上斜村左拐下到河谷处用中午餐,老杨在深圳带了只炖鸡过来,此时成了大家最抢手的食物,此时此刻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跟老杨走大鹿港时两人在小沙难吃炖鸡的感觉。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杨大哥,我们的领队)小洋(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同时也早早地准备好了要用的物资和攻略,当然交通工具依然是我们一直支持的公交和火车。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意识薄弱引起的,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出于安全没办法要破坏些小树枝和草做为搭帐用七娘山之草窝,跟我们船底的帐很相似鞋子硬如砖头,只能用袋子包着脚才能穿。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这次来哈巴,我们的盼望、梦想,就是促动我们前行的亮光。鱼儿说,明晚没得喝了,她竟然还约了明晚的酒伴。此时已是晚上7点多,气温8度左右,所以找个地方落角扎营补充能量是主要。三好青年梁梁贴心的守护在他旁边,场景太温馨、好感人。

三好青年梁梁贴心的守护在他旁边,场景太温馨、好感人。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些时依然下着小雨。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此时天才微微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想再等一会,等天气变好一点再走。

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

些次路线和攻略主要由小洋和老杨负责,每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时,这项工作也是很头疼的事。听司机大哥说顺路到他住的村子,我们可以到那再走会省一段水泥路,可以把我们送到村子那这样可以省去走前面那段水泥山路,这样也为我们后面争取了时间,小面包摇摇晃晃经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瑶族小村,司机大哥人很好,因为天气比较冷,还在家里送了我们生姜驱寒,下了村子小坡左拐进入泥路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船底之行。“那天花园客栈”里,波姐亲自下厨,我们从七点半一直喝到凌晨......2以下为部分片段:1)波姐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盅走过来说,没有酒了,舀不出来了,请小虎教练帮忙,小虎教练展现出他和泡酒的缘分,硬是在缸底里继续舀出至少两斤。在紧急关头老杨总会起到关健作来,总会给大家带来希望和安慰。鱼儿说,明晚没得喝了,她竟然还约了明晚的酒伴。

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大家衣服都是湿的,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所以没有湿,但睡袋没有另外包,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没法盖,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没办法只,整个帐篷塌了下来,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但时间长了没办法,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都是双层防雨的)就这样,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

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鞋子、背包、登山杖,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

2)剑威惬意的躺在摇椅上,心满意足,鱼儿在旁边帮他摇着摇椅,力度越来越大,终于,被推倒了...3)“Windy,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有内涵的人”“哇哦,你怎么知道?”“因为我就是那一把火,把你点燃”此处需要一个交杯酒。

HAPPY的时光才刚刚开始。

那是13年元旦,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

出于安全没办法要破坏些小树枝和草做为搭帐用七娘山之草窝,跟我们船底的帐很相似鞋子硬如砖头,只能用袋子包着脚才能穿。

那是13年元旦,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

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

如果活动过程中遇到危险,相信团队中其他所有成员均会尽力救助,但即使如此仍不能完全避免伤害的产生时,我的同伴不需要为此承担任何责任,我也不向其他成员主张任何赔偿责任,除非该伤害是由于其他成员的故意所导致。4)伟聪不知道怎么被招惹上了,不胜酒力的他终于躺倒在旁边的阶梯上。

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一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小雨绵绵,雾里穿梭,因为雾太大,参照物不清楚,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那时已经有5点多,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加上有雾,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身上基本全湿,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风太大,又冷,加上天开始黑,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1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晚上八点,云南迪庆州哈巴雪山大本营,海拔四千零八十米,我躺下床后,迅速进入了睡着了。

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大家衣服都是湿的,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所以没有湿,但睡袋没有另外包,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没法盖,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没办法只,整个帐篷塌了下来,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但时间长了没办法,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都是双层防雨的)就这样,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

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

感谢那些一路照亮我的小伙伴,那些彼此珍惜的温暖、相互坦荡的快意如果,我是亮光,那么,黑夜里仍将看到,不碍前行。